•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太姥山留白


打开文本图片集

曲折的鸿雪洞,敦厚的一片瓦,各自静寂。

我直屈转侧、扭来扭去地,钻出了幽深悠长的鸿雪洞,阳光热烈地拥抱我。一片瓦,却不单薄;小庙,却不萧索。

绿雪芽在绵密的岁月里,兀自静立,风轻云淡。这棵绿雪芽母树是具象的,是太姥山一片瓦鸿雪洞旁那株茶树的名字。绿雪芽也是抽象的,太姥山白茶多有绿雪芽,我们上午要去的另外一个白茶庄园的茶叶品牌就是“绿雪芽”。(剩余530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戒指
    海外文摘·文学版 2022年07期

    海外文摘·文学版

  • 苤菈
    海外文摘·文学版 2022年07期

    海外文摘·文学版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