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苍白”的记忆

我的第一堂公开课,始于二十多年前。那是一堂“白色”的公开课:没有丰富的色彩,没有繁复的架构,没有震撼人心的情感……甚至,没有给今天的回忆留下曲折起伏的故事。

“白色”心态:平和

我1987年参加工作,执教的第一堂较大规模的公开课是1989年上的《小珊迪》。那年,我们正开展“注音识字提前读写”课题实验,学校面向全市开实验工作现场会,需要展示几堂研究课,我和另两名实验教师都担任了上公开课的任务。(剩余162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