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有限的人生证悟无限(评论)

我总认为诗歌是一种审美与灵魂的追求,它会把一堆废墟变成绽放的花园,把狗尾巴草变成理发师手里的剪刀。这种神奇好像只有身在其中的诗人们体会得更深。一首诗歌出现在一个诗人头脑的时刻,它就负载着诗人这个时刻的某种特殊的意味,像是时间磁场的极,一种不可见的引力,尽管程度不同,但它在那一刻存在过,就像“时间把时间剪了一个豁口”,这种感觉是奇幻的,而诗人隋英军把它写了出来。(剩余3368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海燕
  • 海燕
    2016年09期
    电子价¥1.80元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