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平安人寿杯”大连市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诗歌大赛获奖作品选登

行走的骨头(一等奖)

季士君

二战期间,中国远征军赴缅甸、印度作战,投入兵力40万人,伤亡接近20万人。至今仍有6万远征军阵亡将士遗骸散落他乡。“忠魂归国”公益活动将从缅甸寻回的多位将士遗骸,归葬于云南腾冲国殇墓园。

此刻请允许我们,用目光

轻轻弹拂着异乡的泥土

和落在教科书上的尘灰,静静地看着那些骨头

从泥土和尘灰中挺身而起

绕过墓碑,穿越时间的丛林

准确找到家园的方向

曾经行走在横断山、怒江、伊洛瓦底江的骨头

曾经行走在同古、斯瓦、仁安羌的骨头

如今,忍住风雨之中每一个关节的疼痛

用积攒了七十年悲愤的气力

穿过纷飞的泪水

在回家的路上

把万水和千山,重新翻越

骨头和骨头,用屹立的标高

撑起倾斜的天空与时局,危难当头一把骨头,不断地掏出信仰掏出意志直至将自己也从祖国的身体掏出

直至掏出隐藏于灰烬之中的光芒

并且,挤出最后一滴血

只留下比钢铁还要坚硬的钙

谁更能明白,彻骨的疼痛到底有多疼谁还会看到,被战火烧红的骨头

用喘息的刀锋掘开大地的伤口

把自己掩埋

但是我们知道,被掩埋疆场的骨头低于一抔黄土

却高于飞鸟、颂歌和云天

这些骨头,遗忘了姓名

却都来自我们的亲人

它们可能是手指,可能是脊柱

可能是头颅的一部分

从现在开始,将带着金属的光泽

一一进入我们的体内

唤醒我们身心的鸟语和花香

向前,向前

行走的骨头,路过战争的废墟路过广场的钟声

在石碑上镌刻了闪电一般的誓言骨头,其实就埋伏在热爱里

有时沉默,有时呼啸着

比子弹更快地抵达我们的怀念

今天,所有迷失的正义与良知

会跟随骨头

以一束鲜花的形式行走

今天,我们必须放下

手中的农具、机器和笔

只是静静地,看着骨头在我们的前方行走,行走……

一个乡村女人的故事(一等奖)

王文军

那年春天,鬼子蝗虫一样

涌进村里,来不及逃走的人

显然低估了野兽的心

她东藏西躲,脸上抹了锅灰

也没有躲过鬼子的兽行

大年三十那天,她——

未曾许配人家的黄花姑娘

生下一个男孩儿

那些飞来的白眼和唾沫

让她立刻比人矮了半截

她使劲打那个被村里人

叫做“二鬼子”的孩子

然后又抱着他使劲地哭

两个人的哭声拧在一起

在街坊四邻的家中进进出出

八路军来了,劝她抬起头做人

她始终低着头,拼命地做鞋

拆了棉袄,拆了被子

用完了家里所有的布

她把所有的仇恨和屈辱

一针一线地缝进每一双鞋里

她做的鞋,每双后跟都有

两条布带儿,能系在脚腕子上

她说穿这样的鞋跟脚、跑得快

她想让每一个穿带带儿鞋的战士

都替她追回,那个干净的自己

才二十几岁,她的眼睛突然瞎了

有人说是晚上纳鞋底儿

灯油熏的,有人说是哭的

还有人说是被心火烧的

她的孩子——“二鬼子”

在她的打骂中长大

十八岁那年去参了军

在朝鲜战场,被敌人的炮弹炸飞

成了烈属的她,仿佛换了一个人

逢人就打自己,像打仇人一样

寡言寡语变成了絮絮叨叨:

我为啥总往死里打他

他是我身上掉下的肉,我的亲儿子

他不会死,一定还活着,还活着

每一次,她的诉说都被呜咽切割得断断续续

村里人都说她疯了

没几年,她就去世了

临死前,她拉着老支书的手

说自己不是疯子,心里亮堂着哪

她恳求老支书满足她一个愿望

把她埋在自家的院子里

儿子回来了,她第一眼就能看见

她要告诉儿子,他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谁再叫他“二鬼子”,她就和谁拼命……

不存在的二爷爷(二等奖)

何文

题记: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谨以此诗纪念我抛骨异乡,至今找不到尸骨,不知道战死在哪个抗日战场的二爷爷。(剩余7030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