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的上海(外一篇)

1992年,也就是我26岁的时候,第一次到了上海。

我自谓是与上海颇有些渊源的,早年父亲在上海工作过五年,单位即在徐家汇,后支援三线,才随厂离开。父亲虽然不是上海人,但总在上海停留,因此他支援三线的举动,也让我错失了上海——这个缘故,也让我谈及上海时有种抹不掉的遗憾,到底没做成上海人——如果硬要打比方,我倒觉得那很像一桩中途变卦的婚事,再次碰到那个人,那种差一点一点的遗憾还是会弄得人心里七上八下地怅然。(剩余4282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死劫
    贵州作家 2007年04期

    贵州作家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