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秋姑的婚礼

我躺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的东岭老家的炕上,使劲睁了睁被眼屎糊住的眼睛,使了好大劲才把它们撕开。

奶奶在我脚头,正两个膝盖轮换着跪在炕上往窗台走。她的一双小脚在空中一翘一翘的,轮番点着头。到了窗口,她“喝郎”一声拨开窗扇的窗轴,“吱扭”一声拉开了两扇窗门板。

阳光斜斜地从打开的窗户照进来,照在我盖着的方块布花被子上。(剩余8998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打赌
    广州文艺 2008年09期

    广州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