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走失者

半夜,猛地响起一阵鞭炮声。

王光汉从床上爬起来,将床头的烟袋子掳在手上,一边卷着喇叭烟一边往猪圈走去。这个点,他还没有一丝睡意,最近失眠症越来越严重,一个晚上能安安稳稳地睡上三四个钟头,已经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鞭炮声在寂静的夜里肆无忌惮,远处山岰回音袅袅,夜色摇晃起来。尽管王光汉的耳朵已经半聋,但他仍感觉到爆炸声音的冲击力,在耳腔内轰隆隆地碾压着,震得他卷烟都不利索了。(剩余1404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打赌
    广州文艺 2008年09期

    广州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