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沈苇的诗

沈苇的诗

玫瑰与刀刃

玫瑰与刀刃分割的白昼

已是刺与链的自留地

卖菜的留在铁皮小屋

卖肉的回到乡野

带走馕王、鼓手和盲人

街区空旷,日子漫长

夏日大雪,尘暴嚣张

黑压压从南疆席卷北疆

诡异,一种日常眼神

“我为什么不能消失?!”

过道里有人嘟囔

引起轻声窃笑和共鸣

悲悯早已默不出声

将头颅埋进木头人胸膛

在驶入安详和空无之前

必须忍受新的熬煎

一种非典型的昏暗

暮春的雪

暮春的暴雪是一场错乱?

但老天爷自有其苦心孤诣

蛮荒重临,抒情诗人

失去舌头,继而失去骨骼和魂魄

时节的译者,从东方和西方

再度登上内陆巴别塔……

谁说沙漠咸鱼不会翻生?

当史前鱼群插翅飞越群山

请视之为翼龙或异族吧

——这是大数据时代

一个个原始的血肉版本

——暮春的暴雪是盛大的反讽?

但老天爷自有其隐秘的逻辑和安排

昆仑大酒店

床很窄

两边都是悬崖

从冰川回到客栈

得到一根“天子”烟的慰问

关于一座山峰如何着装的话题

有人讨论到下半夜

一夜无梦

是佐匹克隆和褪黑素的缘故吧

六点多醒来

窗外一轮阿富汗日出

跳蚤纪念册

跳蚤发的红包,是旧生活的纪念:

羊圈、鸽子房、土炕、破地毯

跳蚤贫穷,却慷慨分发红包

将群体拆成个体

拆成一个个血肉之躯

以便品尝血液的不同滋味

红包少的几个,多的几百个

全由跳蚤的兴致决定

跳蚤分发红包的地方

蜈蚣和蝎子有时发点小零钱

这是南疆古老的习俗之一

当个体又变成了一群人

全身红包逃离南疆

跳蚤们登上火车追着分发红包

——这是否意味着

驶向天堂的新生活即将开始?

正 午

曝晒。(剩余130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打赌
    广州文艺 2008年09期

    广州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