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长髯公

那一天是有征兆的,常然望着铅灰色的天空,对自己说。三德国际画廊门口,十二辆加长轿车依然一字排开,每辆车前都立着个穿着蓝白制服的司机,那是接送嘉宾的。可草原歌手古丽却迟到了五十多分钟,披着羊绒大衣的她在保安和助理的簇拥下,不紧不慢地走到台上,开始献唱。依然是那首《百鸟朝凤》,可以把她的音色发挥到极致的歌曲,可她刚刚唱到一半,声音就仿佛被利刃划开了。(剩余10422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打赌
    广州文艺 2008年09期

    广州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