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声息

三哥发短信来的时候,我正在大山里流连。秋气渐深,眼前的群山层林尽染,晨昏之际,山巅的云雾须臾变幻,让我几乎忘了自己身在人间。

三哥并不关心我所谓的“闭关写作”是怎么回事,一听我无端滞留外地,他就劝我早点回家去。他说他正在大连金州,参与跨海大桥修建,连日阴雨,施工停顿,但又无法请假回家。我想到苦雨凄风,工棚里想必潮湿阴冷,便问他有电热毯没有?三哥说冷倒是不冷,就是想家。(剩余8545字)

畅销排行榜
  • 底牌
    广州文艺 2014年05期

    广州文艺

  • 赌徒
    广州文艺 2009年10期

    广州文艺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