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庚寅抬会记

庚寅岁末,兰姨带着一个大网兜和旧兮兮的挎包跨进我门家。屋外的寒气徘徊不去,北风贴着地跑,像一条疯狗那样忽远忽近。蒙尘的灯泡从天花板上投下一束黄光,把一桌饭菜映照得生色不少。但我们一家人谁也没有动箸,都静静地等待着父亲的归来。兰姨坐在镬灶间的柴仓凳上,面无表情,一声不吭。这让母亲脸上有了几分尴尬之色,她在这间小小的屋子里坐也不是,立也不是,只好把汤罐里的温水舀出来,添些冷水,直到水桶里的温水都快满溢了,才对着我们兄弟俩唤道,暖汤烧好了,谁先来洗面洗脚?依旧例,我们每晚洗漱都在吃饭之后、睡觉之前。(剩余3894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 绣 鞋
    广州文艺 2009年09期

    广州文艺

  • 藏刀
    广州文艺 2010年09期

    广州文艺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