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郁笛的诗(组诗)

盖孜村上空的乌鸦

有那么多的注视吗?岩石一样密集的山头上

一群又一群乌鸦蹲伏在山谷的两侧

盖孜峡谷的这一道关卡,扼守着去往帕米尔的咽喉

天气不好的时候,乌鸦选择了在山崖上蹲守

仿佛这些岩山上的困倦,覆盖着大片的黑暗

偶尔有一只被驱赶的乌鸦,它不情愿地飞起来,又落下

天空,只是近在咫尺的一张网

没有一双翅膀,可以带着她一起飞翔

白石头

沿途,在去往塔什库尔干的道路两旁

在河流与山谷的缝隙里,白石头立在篱笆的外边

或者,一堵白色的,石头堤坝挡住了去路

我坐在小车里就着沉沉的暮色,一掠而过

眼看着,夜色就要淹没了高原上的荒途

白石头上星光点点,照亮了没有灯火的荒原

我不知道这是刻意的挽留,还是无意的摆放

一些石头上彻夜的白,使我没有了落脚的地方

大地的阴凉

一大片云朵被遮挡,另一片云,率领着雨水

垂直地扑向大地,风也只能停止了飞翔

我说的是博尔塔拉,烈日下的焦渴,逼近

更广阔的蔚蓝,葱绿点缀的原野,一点点后退

一个下午的时光,无人眺望

博尔塔拉摊开在阳光和乌云的交错之中

我几乎忘记了这一次孤单的旅行

众声喧哗,只有这土地的干渴在石头上奔跑

暮色,大田里的农人

有谁愿意在这一刻弯腰,暮色笼罩着无边的原野

大田里的惆怅,只剩下了一缕风,摆动着低矮的棉苗

这些春夏之交的舞蹈,被酷热炙烤着,棉花的幼年

从一抹青绿里,抽出来,一片,又一片叶子

我没有看到被浇灌的田垄,一条通向天边的

黑色滴管,像大地的血,涌向荒漠

这一刻,我的心跳加速,那个弯腰踱步的农人

像一个无所事事的人,他只剩下了劳累和困顿的时光

巨大的暮色,黑压压的穹顶,他的脚步是缓慢的

就像没有到来,他无限惆怅地望着,就要暗下来的天色

云卷云舒

看天边,云卷走了千堆雪,离散的羊群

发出无声的呢喃,苍狗携日月奔跑

被驱赶的羊无处下山,悬崖上荆棘遍布

我还能看见什么?这一条山谷,炎炎烈日下幻像丛生

云卷云舒,羊群堆积着高天上的云朵

我站在博尔塔拉怪石林立的山岗上,一览无余

眺望,晨光里的赛里木湖面

一个夜晚,风吹散了湖边的黑暗

露水打湿了倔强的草叶和沙石上的清冷

赛里木湖汪着无边的蔚蓝,注视着远方

这时我披着一条毡房里的毛毯,缓缓走向湖岸

我背对着朝阳,沿着一匹马吃草的方向

眺望,赛里木湖清澈的湖面上,一条机帆船的轰响

我没有打搅一匹马埋首吃草的宁静,我从一匹马的旁边

经过的时候,阳光同时照在了马和我的脊背上

空中草原听蒙古长调

为什么我们总是被这忧伤感染,都拉洪草原上的风

仿佛停止了吹动,马头琴,多么像一个人的呜咽

我坐在你对面的草地上,忘记了攀登,和烈日下的行走

这两千米的海拔上歌声悠扬,谁可以插上这样的翅膀

苦难和沧桑,群山绵延的这一片草原

也许,只有蒙古人忧伤的长调,才配得上她的一片阴凉

却不是寂寞,你的尖顶木屋和悠闲的马群

一只鼹鼠也忘情于歌唱,我们又何曾忘记了

这些石头上的音符,你只是醉心于高山上的牧场

一个季节的雨水,无法抵达的远方

忧 伤

这一些夜晚我是忧伤的,枕着你波涛上遥远的汹涌

我听见了湖水的哭泣,和那个醉酒的蒙古人

在山坡上的私语,草原上的明月留下细碎的光影

羊群和马没有走远,祖先的祭祀也没有走远

而关于故土,那些神话一样缥缈的传说

没有人愿意告诉你一条可以还乡的路

远 景

我们抵达的这个傍晚,恰好被放置在群山的底处

就要暗下来的时候,天色里,夕光一片

那些正要打道回府的山羊,对着夕阳在悬崖上歌唱

我小心地放慢了脚步,唯恐失足跌落山崖

而羊群变成了白点,草色里的黑幕一点点褪去

我知道迟早这些巨大的山峦和远方的风景,都将被淹没

还有一些远,那么多黑暗中涌来的思念

我们曾经尝试过的另一些抵达,在群山之外

阳光城堡

夕阳,就要坠下了漫天的火焰,石头上的火

已经燃烧起来。(剩余257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 倒影
    广州文艺 2015年01期

    广州文艺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