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声声不息

甘南回来后,重归城市忙碌。我的脑海里近乎耳鸣般轰然炸响着一些声音。这些声音带着强烈的高原色彩,碎金般炫目,似乎在启示或召唤着什么,有时纯如天籁,有时又鼓荡得耳膜生疼。种种声音搅合在一起,幻化成一幅幅画:克里姆特的《有鸡的花园小径》,大片泼墨的绿和斑斓色彩,人去楼空的疏离感;梵高的《橄榄树》,枝叶使力上伸,扭曲,翻腾,呼喊,仿佛时刻要燃烧……或者霍珀笔下某个正午的小镇,孤寂、静谧。(剩余1799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