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骑着小桶飞走了

美丽的法官,我发誓以下我说的全是事实。像我五十三岁的年纪,副教授身份,未来啥样,基本望到梢了,没必要撒谎,对不对?如需咒语,那我指天盟誓:但凡口出假语,天谴雷轰。你说我贫?我贫了吗?只是不想让你太严肃,你正襟危坐搞得我很紧张哟。在没有证据证明我有罪的情况下,咱们还是平等对话吧。所以,你不必严肃。人说什么话,要看对象。(剩余24972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碎红
    广州文艺 2011年10期

    广州文艺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