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吴萸的告别晚宴

吴萸正站在六楼家里客厅的窗前,望着外面。这天早晨,天一直都飘着雪,灰暗阴郁的天色仿佛将雪花也染成了鸽灰色的,带着些沉重感,雪不太像雪了。但午后不多时,天忽然就放晴了,破云而出的淡淡的阳光斜照着整个古城,这里,那里。到了傍晚时分,地面上虽有一层薄薄的积雪,人行道上有的地方略显得滑,但并没有预料中的冰冻迹象。(剩余12959字)

畅销排行榜
  • 修路
    广州文艺 2007年10期

    广州文艺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