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用一首诗打开世界(组诗)

与一首诗对视

拨开纷乱的棘丛

清理淤泥和陈年的败叶

你试图开辟山泉与花朵的小径

洗净石头,埋下花种

年复一年,不知不觉你已交付一生

在这硕大的世界

谁能找到你痴心经营的花园

远方的人,路过的人,后来的人

他们同样步履匆匆,目光向远

但你并不在意

这一生能与一首诗对视

便是与一片星火对视

它们在暗夜里燃起

万籁销息,而有你幽小的房间

从来都生机盎然

你要到尘世

要呼吸翻卷的风

沐浴雷霆

要有耐心等待雾霾渐渐消散

草从板结的土里钻出来

成为绿茵

当你把手伸向光秃的栏杆

带着慈悲

花朵就会开放

当你凝神

四季才能温柔地轮转

到尘世,活着

爱一切

秋日读萧红

坐下来,透过很凉的窗子看很凉的天空

云是软的,大朵大朵的

像女人春天般的眼神,懒散,游移

楼群铁灰着脸,坚硬,生了根

这些莽汉,永远不会温婉

不会唱云朵样的歌儿

没什么事,就是坐下来

看一本女人的书

看她写:失掉了爱的心板,

相同失掉了星子的天空

她还说:东京落雪了

好像看到千里外的故乡

这个半生游荡的女人

踏着擎雪的落叶裹紧大衣

然后忧伤地思念——爱和北方

现在,另一个女人

正坐在她故乡的深秋里

看一只瓢虫的细足在窗上划下印痕

看它红背上的七星和隐藏在软壳里的黑色翅子

感受另一片思绪的叶子,穿透六十年的冰霜

再一次碰出轻悄的沙沙声

女人的笔无论如何都是弱的

松散的字尘埃般漫飞

丰满的叶被抽干 在空中打着旋儿

去哪里?去哪里?天空么,还是泥沙里?

她不是树,她只是嫩弱的藤,是暗处的苔

一点点细碎的光影就能让她活

然而也只能是一点点细碎的光影

一个同秋天一样寒凉的女人

在每一页里写满冷和饥饿

因为冷,她抱紧一个又一个走到近旁的肉体

因为饥饿,她肯无数次地弯身,拾捡男人丢落的面包屑

像玉米像麦子像野草像地里的小黄瓜大倭瓜

她相信生长的力量

风霜雨雪,她用自身见证“生命原始性的顽强”

我看到,为了逃离冰雪她走进了更深的冰雪里

在每一次求生的投奔与突围中

只有她的才情 那天赋的力量 让她——活!?

用一首诗打开世界

进入诗,沿词语的山坡,气喘吁吁

“但是美,也宁静”

停下来,喝一口水,虚构的山泉

就像我们的诗句

我们不断地上山下山

把山顶的雾岚带下来 换成

茅屋上的炊烟

又让干枯的柴草长出枝叶

一点点绿透整面山坡

“你在哪儿?”

“我不确定。(剩余367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赌徒
    广州文艺 2009年10期

    广州文艺

  • 浮萍
    广州文艺 2010年12期

    广州文艺

  • 女犊
    广州文艺 2013年11期

    广州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