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飘逝的花头巾

秦江这个人很怪,虽然写了很多充满人情味儿的小说,在待人接物方面却缺少起码的人情味儿。最近,我采访过他两次,想写关于他的专访,都被拒绝了。上星期六晚上,在103路无轨电车上,临下车时我看见了他。喊他,他连理也没理,沉着脸,抓着扶手,冷冷地站在那里。是不是太狂了?不像。他那样子很憨厚,他的作品也很深沉、平易,绝非浅薄的人所为。(剩余15793字)

畅销排行榜
  • 广州文艺 2009年10期

    广州文艺

  • 打赌
    广州文艺 2008年09期

    广州文艺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