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巴金的“狡黠”

那年春天,77岁的巴金住在北京的一家旅馆里。画家高莽带着他给巴金画的画像前去探望。见到这位晚辈,巴金十分高兴。高莽递上画作,恭敬地说:“您看画得行不行,如果不好,我再重新来。可以的话,就请在画上签个名。”

巴金似乎是自言自语:“我很久没有用毛笔写字了,担心落笔就把这画给弄坏了。”高莽把这话当成是委婉的拒绝,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剩余42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跟踪
    故事会 2022年24期

    故事会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