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一夜无眠


打开文本图片集

我十歲那年的夏天,我爸和我妈商量,请单位的白副厂长来家里喝酒。我妈搓搓手,对我爸说:“得把家里那只芦花鸡宰了,炖一锅鸡肉招待白厂长。”

那个白厂长,长得尖嘴猴腮,一副反面人物的长相,我对他没有好感。我家这只芦花鸡,我养了好几年了,和我感情深厚得很。我妈以前逗我,要卖掉鸡给我扯新衣服,我都没让卖,我要养着它下蛋。(剩余1138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抱怨
    故事会 2022年15期

    故事会

  • 闺密
    故事会 2022年15期

    故事会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