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遗传

爬上高高的脚手架,薛有致把安全带扎身上,挂钩还没有挂好,不留神一脚踩空,“呵——!”一声往下掉,乔师傅眼疾手快,俯身抓住,提了上来。薛有致脸色煞白,深情地喊:“师——傅——!”

乔师傅听着,像喊爹!他的儿子:“爹——爹——!”就是这样。

儿子和眼前的薛有致年龄一般大,却要比薛有致幸福得多!他不会要儿子趁暑假打工挣钱交学费,站在这高高的脚手架上晒太阳,吃苦受累地砌墙抹灰玩性命。(剩余1406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