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一个早逝的北大才子

阿贵死了,死时年方五十四岁。

我与阿贵八年同事,对他真是知根知底,本应该去送送他。可是,他与我爹同日死(只差几个小时),终于无法为他送行。我想,黄泉路上,他如果能与家父结伴而行,我还要感谢他对老父照料一程哩。

虽然只五十四岁,但对他的死我是不会感到惊诧的。在我看来,这是意料中事,这是他的命。

一段日子以来,经常想起阿贵往事,也有老单位的同事不时提起他。(剩余4840字)

畅销排行榜
  • 土话
    福建文学 2013年10期

    福建文学

  • 别墅
    福建文学 2014年04期

    福建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