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有些道理不会过时

我们经历过一个非常严酷的文学时代。那个时代把文学分成两种,一种是香花,一种是毒草。所谓香花,即是符合当时推行的、所谓政治性强的作品。除此之外,剩下的就都是毒草。那时的文学批评任务也很简单,就是要么“浇花”,要么“锄草”。文学的园地经过这样一茬又一茬的“剪除”,其状况的惨烈可想而知。后来有了一些“觉悟”,作了一些调整,时间大约是“三年困难时期”过去、“文革”开始之前,饥饿夺去了几乎所有的体能,人们已经无力进行一往无前的“斗争”,当代文学有一个相对宽松的间隙。(剩余2650字)

畅销排行榜
  • 猫生
    福建文学 2018年08期

    福建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