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出落江湖的异人与女神

始终记得2014年秋天,我第一次打电话给施伟,金色的一片阳光穿过满陇桂雨的缝隙,铺在眼前。我激动地陈述读《穿越三坊七巷的时候》的感受:小说后半部分对远古时代“女性社会”的虚构:清净的女儿们有撒豆成兵、挥袖成雨的神通,却因为罹患了爱情的病症,一个个失了灵力,愿为所爱的人驱策。并有那么两个男子,一个老,一个少,不但杀伤了女孩们,还要从肢体的断面上研究她们神通的由来——由此产生了最初的神学、科学、文学、音乐、美术、哲学……

如此大胆的想象,若出自女作者的笔,难免会起人“自恋”的感觉——女生不是花做的骨肉,一样有人的欲望的种种挣扎,女性自身何必做出这么高不可攀的姿态呢?但这想象出自男生,便会让你想起《红楼梦》里那个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的贾宝玉,但贾宝玉还偶尔吃吃金钏儿嘴上的胭脂,稍带一些轻薄意味呢;施伟的小说却进了好大一步:他的小说里常常有一个鲜明的女孩儿形象,这个女孩儿完全出自天性地生气勃勃,她随意的一句话可以冲破世俗种种违背人性的桎梏,充满艺术灵感。(剩余2867字)

畅销排行榜
  • 囚徒
    福建文学 2018年03期

    福建文学

  • 回乡
    福建文学 2018年07期

    福建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