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

“他睡着了……”或者说:“他走了……”这是我们乡间的村民指一个人离开尘世的婉转说法。倘若他是睡着了,那么是否意味着死亡就是睡眠的延伸?倘若说他走了,那么是否意味着死亡就是奔赴另一个地方?而这样的路还要赶多久?“他们要在睡前赶几里路”(弗罗斯特),而在长眠之后他们仍得赶路:长眠并不等于“行人止步”。因为年幼无知,小时候我对非具象的死亡并未产生恐惧,我所恐惧的是那些躺在自家门板上的死者(以前乡间尚未通电,所以无法安置遗体冰柜),而那些凹凸不平、布满木疖的门板总是让人想起更为遥远的冬日夜晚:卡在门缝里的北风发出凄厉而尖锐的呼喊。(剩余2983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弱势
    福建文学 2011年07期

    福建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