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快乐天堂》:撤离生命的最后程序

20世纪80年代认识子辰,到如今有三十个年头了。记得他在年富力强时,手头握有一定的话语权,为人做事总是正义耿直、疾恶如仇。为社会底层的小人物主持公道,聚集微弱阳光照暖阴暗之地,是常有的事情。这些在他后来的小说里有过或隐或露的呈现。因为媒体记者的主业事多且杂,他对写作并不那么急功近利,有些在我看来硬伤不浅的稿子,他慢慢咀嚼各方见解,俨然沙颗嵌肉的海蚌,不吭不哼,用精气神滋养、包裹,居然也成就了闪光的珍珠。(剩余2408字)

畅销排行榜
  • 别墅
    福建文学 2014年04期

    福建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