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人质

1984年的冬天,太阳白花花地照着田野,但没有一点温暖的感觉。仅仅是一种苍白的颜色。大地一览无余,没有丝毫的遮挡。所有的树木都掉光了树叶。间或,有一两声鸟鸣,悲凉地叫着。

我和伯父骑着自行车,去二十里外的河底镇炸麻花。河底镇紧挨着后宫乡。那个时候,我对地名很有兴趣,常会做一些想像力飞扬的事。多年后,我才明白,喜欢胡思乱想的人,可以当作家;喜欢望文生义的人,可以当学者。(剩余4067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 别墅
    福建文学 2014年04期

    福建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