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幽暗的光斑(组诗)

崇拜零

我崇拜零

崇拜一切归零的事物。我崇拜穿过

寒冷的负数地带

终于到达始发站的零——

一个着火的铁圈

有时,月亮那么远

我就舀这尘世无处不在的零

洗我肮脏的肉身——

我迷信洗去虚无,肉体还原为零

就会留下一具真实的灵魂

而漫长的宴会上,当他们践踏零,转而

又攀附着零

爬上头顶的云朵

自以为找到了大于零的所在

唯有我看见,那被他们弃之若敝屣的零

摞叠着,正变成一口幽深的

陷阱,一个永不

愈合的伤口

是的,几乎从不认识“1”开始

我就崇拜零

这是血液的宗教,是死亡对我的耳语——

零,万物的显影剂,所有

肉身的图腾物,和归宿

泼 水

我从没有泼掉水

我只是泼掉水中我晃荡的脸

——我只是看着那飞溅一地的一张碎脸

被雨水慢慢收拢,顺着小沟

流到了门前的池塘中

我从没有泼掉晃荡的脸

我只是泼掉水中我麻木的脚

——这双每天都要泡在荆棘中的脚

仿佛不是在大地上奔波、跋涉

而是丈量着我的生命

它们泡在荆棘中,尔后被我像泼脏水一样泼掉

不。(剩余929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