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者的身影

2000年“五一”前的一天下午,突然接到龙泉的电话,说他住院了。电话里声音沙哑,情绪低落;以往的龙泉即使是生病住院,也难改他那诙谐幽默嘻嘻哈哈的乐天性格。这变化使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放下电话,直奔医院。

病房是带卫生间的干部病房,宽敞明亮。龙泉的爱人柴德岸和儿子龚辉也在。一家四口除了女儿磊磊在北京读书,全在病房里,这更增加了我的不安与担忧。(剩余11004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飞天
  • 飞天
    2017年12期
    电子价¥3.20元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