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歌

从省里赶到县城医院,坐在太平间门口抹泪的小妹扑倒在我的脚前,嘎孤(大哥)——妈咦走(妈妈死)了!昨个你走后,妈咦就坐在门口念叨你的小名,望着大路发呆。今早额(我)服侍妈咦吃过早饭,刚到乡政府办公室,庄子上的人就打电话说妈咦倒在从城里回来的路上,没到医院就……

妈咦,妈咦!你怎么这么狠心,你就真要我后悔一辈子?跪在母亲的遗体前,昨天告别时母亲的话响在耳边。(剩余25989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飞天
  • 飞天
    2017年12期
    电子价¥3.20元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