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解药

我的兄弟叫赵博,我俩不是同一个女人生的,但都得管杨长寿叫爸。

叫爸我不亏,因为他是我亲爹。记忆里,我爸总是满脸黑毛,一副劳改释放分子的模样,像极了他肉铺里悬挂的猪头,有时候抱住我又亲又啃,我就能闻到铺子里猪肚翻开的味道。等我长大后才渐渐明白,我亲妈离开我们或许就有这个原因,我不能忍受的我妈也不能忍受。(剩余25834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