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白天不熬夜

我在像“七”这一构造的过道里穿梭,人们在开某人作品研讨会,或是上面有人来办公地点调研。人群熙攘,没一个人认识我,我也没有必要跟谁打招呼。我决定下楼梯。在“七”的内角处我碰到躺在地上的孩子,他发高烧,很难受的样子,时有抽搐。我默默抱起他,没有任何重量。没有谁前来帮忙。凭着印象我抱他去临近的山上,我应该救他。(剩余10452字)

畅销排行榜
  • 洗骨记
    芳草·文学杂志 2008年06期

    芳草·文学杂志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