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唐本年的诗

我很压抑

电话那头传来

你去看了吗……

我很压抑

是因为我不是小孩子

至少有自己的思想

却像一种影子

被语言支撑

给人看

当然

一句话到脚上

承受着痛的重量

他不知道

脚向前一米

心往后退三尺

可是命令卡住喉咙

有窒息感觉

虽然不是地狱

而且被世人

捧为至高的港湾

可我是流浪者

只爱雨浸润的平等

风中的自由

和阳光下的温馨

弥漫空气

灰色日子

2005年1月11日

是个灰色的日子

苦难的情绪

痴呆在无光的苍穹

流动的语言如云

被风变形

曲线 直角 圆

太多的歧义

刺激我脆弱的神经

没有面孔的回忆

学会了沉默

无人觉察

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可是事情确实

在发生惊人的变化

掩饰其间的

一团模糊

一点也不颓废

似乎事物原本这样

在某个画面打转

我极目远处

幻出动态

于是便写下一组

躲避与追求的翅膀

载着情绪

纵横在空间

那一天

那一天和孩子

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到中国地质大学

再转回来 孩子出门时

吃零食的包装

还捏在手里

途中 我要她扔掉

她向我做了个滑稽相

笑里包含有两代人

对那一天的认识

那天离武汉市的历史与

现实 只隔一天

那一天离孩子的梦

只隔一夜 那一天

我在孩子的面前

好渺小 那一天

再重复几次

我会在文明中长大

那一天如果重复一生

武汉会美好得更加迷人

咳嗽之后

突然咳嗽了一声

然后是一连串的常规举止

买票 慢慢向后挪动

且面带着笑容

递纸币时向售货员

做了个手势

意思是不用找零

等到有了座位

我向后面的胖大嫂

示意 您请坐吧

却把目光落在了她的

一提卫生纸

良久 才移开

拥挤中我脸朝窗外

面对喊声和问话

又是点头 又是手语

把熟人都懵在一晃而过中

约莫一小时后

我直奔街沿的垃圾箱

才得以轻松

一副模样

葵花这个小妖精

总是不失时机的讨好镜子

你看那奴才相

在这里还蛮有威信的

月亮的邀请

从年头都发到腊尾了

可是盘子翻底

也没有过往的影子

我要是在场 就找一个

靠雨水的位置

先让心绪安静下来

然后再虚构的面对中

变脸

一副模样 面对一副

模样 如果再配上

有滋有味地

喋喋不休 脚下

无疑是满地的头屑

(选自芳草网http://www.fangcao.com.cn)

唐本年:男,1949年3月生,湖南津市人,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协副主席。(剩余0字)

畅销排行榜
  • 饭局
    芳草·网络小说月刊 2010年03期

    芳草·网络小说月刊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