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带着声响从我身上走过

我拥抱着一个陌生的身体,感觉从他那里传来的热气,如果他是少年,如果我们都还懂得羞涩,一定会热泪盈眶。

第一次见他是两年前吧,春末或者夏初,有些凉意,下着小雨。那天,我七拐八拐进了一间酒吧,和许多人喝酒,看一幅幅打在墙上的摄影幻灯,多数是与树与公路有关的,末了,作品的主人奇怪地说:“很久以来,我都深受尾椎骨突出的折磨。(剩余2324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