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逝去的老祖母(外二首)等

黄土墙白瓦房

女主人走后

梧桐树砍了

砸倒东墙

它和你同年

嫁到这院子

能做一副好棺材

行家说

无数个清晨

门闩刀开启

一双三寸金莲

放进古老的小巷

岁月将它们包裹得

极轻极小

像薄薄的小纸船

绕着石磨载着全家

小心转过饥饿年代

静守了十七年的寡

看大了所有的孙儿孙女

在我远行的秋日

你忽然流起了泪

“熬不过这一冬了”

忧伤在你脸上涂抹

我手是无措

大年初一家家春联

古老的巷子收留着新年的雪

我立在破败的木门外

只等那院中小门一开

就像小时候那样

真的就能像小时候那样

扑通跪地磕个响头

可是

奶奶

你不把门儿开

赋别

那是在昨天?前天?

总之是在从前

夜色把我们吞没

月光又把我们吐出

我们将爱情丢进了车站

你读了读手表

“只有十分钟了”

路灯下你顽皮地一笑

我知道悲剧在等待收场

露珠爬上了铁轨

时光在上面延伸

我像站在忘川的岸上

“我忘了一句话”

我想倾尽所有的呼唤

却始终没有说出

从此我们不再相见

两颗心两座城堡

那是在昨天?前天?

总之是在从前

纽扣

清晨我白衬衣上

遗失的一粒纽扣

肯定与你有关

我走遍所有的店铺

都不能找到相配的纽扣

这也肯定与你有关

小店躲在喧嚣后的拐角

在你递给我纽扣的那刻

一阵奇异的芳香袭来

我醉在生命美丽的眩晕

后来呀

自衬衣上的纽扣又掉了

还是那个位置

你说衬衣都多旧了

该换一换了

我笑了笑

三年前的那个清晨

一粒遗失的纽扣

肯定与我的爱人有关

约客 刘 猛

当梅雨把江南的五月

译成青色的诗行

竹篱外满池的红绿就涨了

满塘的荷香亦涨了

什么时候

绿光漫过了青草

一浪叠过一浪的蛙鼓

散落在青草深处

伴荷风吹送入轩窗

你千百次的凝眸

想象一襟飘香的裙角

拂过蓟草的窠窜

娉婷而来

左磷韵着詹

右脚律着宋

宛如一首绝句

来赴诗人千年的邀约

有约不来

眼看一厢灯火燃尽三更

我拈在手心的一枚棋子

开始生汗

兀自举起夜半的黑

举起无悔

在死角埋下一处情劫

今夜无论你来不来

应手或是不应

我都会守在这儿

平静如岛屿

如盛开在蛮荒里的

一朵纯白的誓言

一任指骨流淌的叮叮

将寂寞的蛙声雨声

敲落成你瞳中明灭的

一粒灯花

裹着我们慢慢吞食的小酒

等雪化了。(剩余4071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寻找
    敦煌诗刊 2006年01期

    敦煌诗刊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