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七酋

艾燃星野斋

安定门外野草花

沿着河岸

散乱地开了

夏夜里的小飞虫

在朦胧灯火里胡乱地涂抹

轻推开星野斋临空的高窗

星野苍茫如无边的想象

孤灯醒着

星群也醒着

可否问忧忧行吟者

在人间呢还是在天上?

文而不寒

便是斋了

有一杯清茶就不说孤单

有一壶老酒就不嫌夜长

有艾草点燃这里便是故乡

有好诗一首这里便是草堂

瘦笔作杖去云游山川

老柄镪专

愧对夕阳?!

端午登高

清晨

耳窝里无人轻放艾草

母亲

已是一缕烟尘

妻叫先生来吃粽子

汩罗的真品

专给你吃的

我说就来

童年的端午节母亲总是

催我登高

也不知为了什么

今携妻子去登景山还愿

母亲不知看到没有

我的白发也已气喘吁吁

紫燕们的心事也很沉重

飞剪的风碎如白菊

开在地震后空茫的天空

如是一片萧索

网上说李白故居危在旦夕

堰塞山湖一旦溃坝

顷刻没入一片汪洋

心想哎!也罢乡亲们都殁了

诗仙会安生吗

愤写苦难

哪里

不一样呢?

登高一望

心一片空白

端午一片空白

端午节登高之后

关于诗人节

除去附庸风雅者之外

真诗人

没有一个不与苦难相伴的

诗是一粒枯松子

除了岩缝

一概没有安身之处

诗人还奢望什么节日呢

祭日倒是有

在我们中国

叫做

端午

庐山植物园谒陈寅恪墓

透过墓石我看到

有一红泥小炉

正煮着中华五千年

沧桑史

有一骨骼铿锵的老人

正在夫人的扶持下

步出墓门外

去读青竹又长了几节

读樟和杉

是否仍苍挺如初?

一阵山风荡来

八仙花如一坛祭酒

蓝蓝的诱他止步

时雨霏霏而下

他被浇成了一株山松

摇曳着成仙

融雾不见了

我低唤先生名字时

一只白鹇

正乘风而去

庐山归来

陈寅恪,著名史学家、国学大师,江西修水人。(剩余596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寻找
    敦煌诗刊 2006年01期

    敦煌诗刊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