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名圈\晚唐诗及另类现代性

相对于新诗史上的诸多诗人来说,朱英诞可谓是“不幸”而“幸”,所谓“不幸”,便如沈启无之《朝露》,诗——仅昙花一现,便因时代之转折,而就此沉默。所谓“幸”,便是废名为之所写评论,使其虽只是翩若惊鸿,却给人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以及莫测的神秘。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朱英诞被研究者所忽视,其缘由既有新诗研究风气之所及,亦有研究者所见宋英诞之资料的缺乏,而未能使其得到有效的阅读和批评之故。(剩余8625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断想
    敦煌诗刊 2006年01期

    敦煌诗刊

  • 需要
    敦煌诗刊 2007年01期

    敦煌诗刊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