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登白云山(外五首)

多么美好我来到了这里

想做一只雀跃的小鸟不只要飞翔

不只要欢跳我要歌唱

我一经张嘴就是流泉就是溪水

就是清清亮亮的小石子就是蒲葵

叶片上的

鲜亮就是滴水观音上的那滴晶莹

紧紧牵住我的红色小绒球

如果再没有人告诉我你叫什么

我就把你叫——碧容

碧容碧容你清脆脆的应答

和着山谷中翠亮亮的鸟鸣

如果可以我要像云潺一样

流出骨子里的水飘逸柔软

行十万里的山河与长空我抬头或低首

是微笑是祝福是软盈盈的小草

明亮亮的花是一年又一年的生长

一世又一世的瞩望

面对一湖芦苇

如此的安宁与闲逸这是我们需要的

我们需要退避在生活之后

需要在时间的轻舟上

荡漾需要在苍茫之中

找寻认知与重新发现

而芦苇一个弱小女子心中的

图腾是怎样以无比坚韧给了她

风骨隐忍辽远以及水阔天空

而柔软是骨子里流出的血

是天河水滋养的温情

是几生几世的渊薮是风起时的岸

无边啊千万只苇穗

唱响绝尘的歌谣那无字的歌

只有宇宙能装得下只有这千倾波涛载得动

残荷凋敞的湖遮蔽不住昔日的峥嵘

那夏日里盛放的荷花是否隐忍了

修炼的苦而把超然洁净明亮

向世界打开轻徐徐的在水波之上

湖中柔柔漾着的水草叫花瓣

追寻着荷花的脚步而来

是如此的精致又细软

它将和这一湖的芦苇

残荷

以及远方的绿树一起迎来一个冬季

那极大的安静啊

新生命在大地的腹中悄悄来临

而那木船那摇橹的老人

那割苇的长镰那风声几只野鸭

惊起的白鹭和我放回水中的荷叶

走进了苍茫与遥远在时光之上轻漾

当铃铛响了三声

悬空寺我更喜欢叫你

——玄空阁这一玄一空

一阁便是宇宙的真经

当你的奇觉之美突然出现

当我一步一步走近你一个恐高的小女子

却把一切怯弱丢失她的心

是从未有过的踏实一些大男人颤微微地

挪动着脚步她为他们让路

“有那么可怕么”佛只是笑了笑

哦玄空阁

当我羡慕一只在你的飞檐上

站了又站在你的上空飞了又飞的

小鸟当我羡慕在你的脚下

长着的一棵树或一株草

当我注目飞字琉檐

我知道了——

远就是近近就是远

当我说我是多么喜欢

那檐角的风铃啊当我登上了

观音殿铃铛响了三声

我是多么喜悦啊没有往来的风

没有其他的人甚至一只鸟

只是我来了那响亮那清脆

那玄音那美妙

我要说什么吗我还能说什么

在力与美大与小险与稳

在佛道儒三教面前在北岳恒下的脚下

诗仙李白只是挥笔而就——

“壮哉”

李白都无语了我能说什么

哦宇宙啊

让我慢慢地去体悟

一只火狐来到沙坡头

一只火狐来到沙坡头

走过了几千里的雪域几万里的尘埃

然后她来到了沙坡头

她来到这里细软的沙

灼热的吻她行走她蜷缩

在沙坡头的怀抱她一抬头

看到了一丛芦苇她点亮

黄得更黄绿得更绿

黄河就在下方

她不咆哮不飞流更不嚣张

她静静地流在巍茫的山脉下

拐了个弯又拐了个弯——

她不回头 一只火狐走过几千里的雪域

几万里的尘埃她来到这里

不说忧伤不露隐痛

从黄河的波澜中从阳光的鳞片上

从芦笛的透澈里……

一步一步爬上沙坡头

她说

啊,开始

鼓楼下低徊的鸟儿

我像一只鸟一样把家安放在

鼓楼后槐树掩映的民居里

这古老的平房灰色的瓦斑驳的墙

让你看到日子会变自

我经常穿过旧古楼大街

去什刹海大多是在傍晚的时刻

“这钟楼多有味道啊,比鼓楼有味

道”

我还会这样说有时说出了声

不曾在银淀桥上停留过

那里的人太杂了人太杂的地方

有些东西就被冲淡了冲远了

喜欢在石凳上坐下来

望着对面灯火辉煌的酒吧

有歌声从水上飘来又从水上飘远

如果你在你一定说

“走划船去。(剩余127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