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日

上路的那天,他已经老了

否则他不去追太阳

上路那天他作过祭祀

他在血中重见光辉,他听见

土里血里天上都是鼓声

他默念地站着扭着,一个人

一左一右跳了很久

仪式以外无非长年献技

他把蛇盘了挂在耳朵上

把蛇拉直拿在手上

疯疯癫癫地戏耍

太阳不喜欢寂寞

蛇信子尖尖的火苗使他想到童年

蔓延流窜到心里

传说他渴得喝干了渭水黄河

其实他把自己斟满了递给太阳

其实他和太阳彼此早有醉意

他把自己在阳光中洗过又晒干

他把自己坎坎坷坷地铺在地上

有道路有皱纹有干枯的湖

太阳安顿在他心里的时候

他发觉太阳很软,软得发疼

可以摸一下了,他老了

手指抖得和阳光一样

可以离开了,随意把手杖扔向天边

有人在春天的草上拾到一根柴禾

抬起头来,漫山遍野滚动着桃子

早年的江河是同《纪念碑》、《让我们一块走吧》等青铜和大理石一样结实硬朗的诗联在一起的,但从1985年开始,他有了一个转折,好像一下子变得柔和了,甚至有点琐碎了、唠叨了,这组从古神话汲取灵感的诗即是标志(比小说界的“寻根”要来得早),这一类的诗甚至掩住了他以前的光芒(两路诗都影响不小,后继者云集)。(剩余9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寻找
    敦煌诗刊 2006年01期

    敦煌诗刊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