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顽童与绿头蝇

我当时二十岁,上衣胸袋里塞着一封暂任教师的聘书,忐忑不安地去学校谒见校长。

“你是谁?”秘书问道,“这个时候校长只见教师。”

“我就是新来的教师。”我说着,并向她出示聘书。

秘书一边走一边抱怨,进了校长办公室。校长走出来,看到我就皱眉。

“教育部在搞什么鬼?”他大声说,“我要的是个硬汉,是可以彻底制服那四十个小祸害的硬汉。(剩余160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