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早上九点叫醒我》:“沉到底部”的艺术

在阿乙的新长篇《早上九点叫醒我》中,有一个句子令人哑然失笑:

小树在后退,光秃的枝条以及有如鹤膝的树瘤被打湿,正朝下滴水。1

这是两个罪犯透过行驶的车窗看到的景象。在小说中,它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闲笔,但阿乙仍然郑重其事地对待它。他形容树瘤是“鹤膝”,讀者甚至会由树瘤去反推鹤膝是什么样的,并对这一比喻的确切性心悦诚服。(剩余5170字)

畅销排行榜
  • 流年
    创作评谭 2014年03期

    创作评谭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