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支点(组诗)

呼麦

整个草原

从掏空的胸腔深呼吸

经过牙齿

将呐喊细细咬碎,一滴水

从卷舌音之间滚落

淋湿了整个蒙古高原

还有一株草

被父亲当作烟草吞进肚子

醉眠在牧人的蒙古包里

我贴近你的唇边

成了这寂寥的草原

唯一的杂音

支点

去年一场暴风雪

斯琴巴特尔的一只羊

拖着一条后腿

走完了一个白天

和一个夜晚

最后(剩余129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