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夜晚是给失眠人疗伤的(组诗)

父亲

这个夜 我将怀疑我看到的一切

不断地用记忆堆砌一个

有骨有肉的 甚至是让我

恨他 可以抽我耳光的父亲

我开始痛

从想起开始

起初是大脑的末端神经

之后是眼睛

后来是哪 在迷糊中我忘记了

然而整个夜 我都无法把他堆砌起来

不够深刻 不够刻骨 不够疼痛

无法找到一个模样的声音

更别说骨骼和血液

不(剩余390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