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诗歌将始终是语言和现世的真相

从来没有过什么写作计划,我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书写者,我的写作是随心所欲的,是顺其自然的,什么冲进眼眶就写什么,什么涌到心头就写什么,身上痛就写,心里憋得慌就写,写出来会好受些。写作仿佛成了我内心借以在躯壳中寄居和存在的一种必然的方式。我几乎是依凭着本能在写;就像我的身体饿便要吃、渴便要喝;所谓我吃故我在。(剩余860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