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祖

农历正月初五,天光尚未露出,我便悄悄地起床打电话,叫居住在同城的儿子早点过来。儿子在那头拖着慵懒的声调说:天还没亮,这么早!一会儿过去。我听得不耐烦,怎么这么早?今天是回老家拜祖啊!我小的时候,一听父亲说要去拜祖,兴奋得整夜就睡不着了。现在的年轻人,对这事竟麻痹加麻木了。老伴听我一个人嘟囔着,穿起衣服出来忙着给我下面条。(剩余4377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草原
  • 草原
    2017年12期
    电子价¥2.80元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