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中国心灵的眼睛

早晨起来,两个多月未雨的江南,被一场细雨淋得又湿又凉。路两旁的银杏树下,落满金黄色叶子。中午,女儿突然从上海发来消息,说余光中先生上午10时04分在台湾高雄医院驾鹤西去。

我眼前顿时一片模糊。紧接着,先生那双小小的、深深的、总是仰视的眼睛又浮现在眼前。

曾经,这一双眼睛,看着那个“怨长安城小而壶中天长”的诗仙,会突然水遁,或许就在明天/只扁舟破浪,乱发当风/而今,果然你失了踪/树敌如林,世人皆欲杀/肝硬化怎杀得死你/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寻李白》)

也是这双眼睛,依附着内心怀想,睃巡着那个漂泊在杏花春雨江南的游子:他是厦门人,至少是广义的厦门人,20年来,不住在厦门,住在厦门街,算是嘲弄吧,也算是安慰。(剩余6711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