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野种

赶到自家院门檐下,刘玉芹累得气喘吁吁。她稍稍平静一下砰砰直跳的心,把脸贴到门缝向里张望。她闻到一股铁锈味的同时,看到院子里的水井,手扶拖拉机,还有晾绳上妈妈忘收的衣服。刘玉芹腾出一只手,弯起中指,轻轻叩响铁门。刘玉芹焦急地等着爸爸妈妈开门,但是没有人来给她开门,她又弯起中指轻轻叩了两下铁门。(剩余10550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