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AI是新人吗?

—— 一个人文主义者的AI想象

不得不承认,在面对人工智能写作这个热门话题时,很多学者,包括我在内,都是杨庆祥所说的“技术盲目者”和“哲学盲目者”。更危险的是,伴随知识盲区所形成的价值偏见,不仅会误导和遮蔽我们对于人工智能的理性认知,而且还会无视中国当代文学正在发生的时代转型。如果从一个文学观察者的角度看,可以说源于五四“人的文学”的新文学传统,在经历过八十年代文学运动的现代性洗礼后,已经出现了发展的迟缓与停滞。(剩余5672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母亲
    长江文艺 2010年10期

    长江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