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肩

酸痛伴随十二点一块到来,两个事先商量好似的。每晚。然后早上八点,又会准时离去,俨如上三班倒的夜班工。酸痛一来,恨不能就地取材,一把将右肩废了。比如现在,我正站在落寞的铁轨边,就指望有一列火车驶过,之前将右肩搁在铁轨上,让疾驰的车轮碾掉它。并非心存虐念,实在是痛得扯心扯肺,太过难受。

火车自然是不会来。(剩余10876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长江文艺 2003年07期

    长江文艺

  • 岔路
    长江文艺 2014年02期

    长江文艺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