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宽恕

一阵铃声把我催到外线话机旁,来电显示陌生号码。持续不断的铃声很固执,我迟疑片刻拿起电话询问。

那头无声。我提高声调,对方还是无语。

线路出故障,自然听不见。我刚想放,听筒里传来低沉的呼叫。

省略姓直呼名,显然是旧识。可这瓮声瓮气的陌生男低音令我诧异。

“你是?”我纳闷。(剩余4515字)

畅销排行榜
  • 翠鸟
    长江文艺 2015年08期

    长江文艺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