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老境

明知道西行的云即将变成落照,

却要引吭高歌、赋诗长吟,

难道真能声透九霄、响遏行云?

那晚霞不会在无垠的夜空长殒?

明明老年斑上脸,已到倦鸟投林时候,

却那么倾情投入、婆娑起舞,

难道会再有生命的律动、灵魂的震颤?

或从年轻舞伴惊鸿的倩影里,

追索华年,将逝去的青春召唤?

明明枝枯叶暗,晚桂也已吐出了最后一缕余香,

却要在枕边凉透的秋意中,

谛听磅礴浩瀚肃杀的秋声,

领略无边秋光的凛冽劲健!

明明手指僵慢了,老眼昏花了,

却要攀住电脑女神腾挪变幻的衣衫,

或是外语的复读,异国风光的遐想,

此生此世有多少急需弥补的遗憾!

明明一生的积累将有新的爆发、创获,

却血流迟滞了、心搏异常了、肌体蚀损了,

然而仍如搏海的老渔夫,

将手中鱼叉一次次高举,

投向那迎面扑来的自然的杀手,

即使躺下也要将生命的渔船驶达彼岸!

啊,深秋,老境,

有安逸闲适等待冬日到来的深秋,

有蜷缩无奈滑向晚年的老境;

然而也有欢乐戏谑的醉人秋景,

有耕耘不辍、壮心不已的老境,

不然——

这深秋的景色便太灰暗憔悴了罢,

这老年的世界也太寂寥单调了罢。(剩余0字)

畅销排行榜
  • 苦瓜
    长江文艺 2014年01期

    长江文艺

  • 远游
    长江文艺 2018年08期

    长江文艺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